太原小说网

您的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续薪火 第十四章 疑点

来源: 分类:悬疑灵异 查看:18次 时间:2019年06月09日

续薪火 第十四章 疑点

“你的意思刘家家主偷偷与宁不悔见面。”听着谭绝的消息,众人皆陷入了思索状态。

原来,楚续觉得这个刘家家主的急切并不正常,有点过于虚假,像是演出来的。

似乎他完全就不想合作,为了破坏掉这场见面,先恭后倨。所以楚续觉得他有问题,让谭绝去看看,没想到真有问题,而且似乎和宁不悔牵扯在一起,楚续敲打了下桌子:“谭兄,你没听到他们说什么吗?”

谭绝摇了摇头,声音沙哑的说道:“隔音法阵。”

隔音法阵,两人如此秘密行事,还采用隔音阵法,看来确有蹊跷。

楚续看着也在思索的王天楠,道:“楠总管,你怎么看。”既然王中楠有洪城天狐的美名,那么当然是请教下他。

天狐可不是一般人能用的,天狐乃是传说中妖族的大贤者,神兽,智慧超群,能逆天改命,断生死,测阴阳,踏足时间长河却不沾法,而洪城天狐自然也是说他的智慧超群。

听到楚续问自己,王天楠知道第一个考验来了,这是在考较自己的能力。

“公子,可否将你目前掌握的其他信息提供给我,让我好生思考一番。”

“好。“楚续点了点头。“宋府被灭有黑天法教的影子,最起码残留的信息有其法器幽冥珠的身影。”

“幽冥珠?是黑天法教独有的吗?确定不会外流吗?有何用处?”王天楠问道

“核心弟子以上才可拥有,外流的话,至于用处,可屏蔽感知气息。”

“还有吗?公子。”王天楠追问道。

“最开始宋家被曹家灭的消息是从宁家传出来的,而传出来的人正是宁不悔,据其所传,其二弟曾路过宋府,接着第二天被曹家派人送了回来,成了一个呆傻儿,因此其因为不满曹家所为,所以才传出来。”楚续仔细想了想,“至于其他的,就是之前的红衣匪的大首领乃是曹庚鲲的师兄,而其师傅金奎也已在曹府。”

王天楠一点一点的捋着思路,良久之后,突然说道:“据我所知,宁家大公子和二公子向来不和,大公子怎么可能对于自己的二弟变成了呆傻儿而不满呢,很明显想把宋家被灭的事情栽赃到曹家

续薪火  第十四章 疑点

,可是,为什么呢?”

“而且场上有着幽冥珠的气息,如果是曹家所做,为了杀鸡儆猴,只是不想暴露自己,那么完全没有必要让刚投靠的宁家做这个事。而且曹庚鲲既然有了他师傅也不需要其他人来做这种事,他师傅完全可以做的没有任何痕迹。”

“这么说的话,洪城很有可能的确存着这么一伙邪教人,那么他们在哪呢?目的是什么。”

“洪家!!!”楚续和王天楠这一对主臣几乎同时说出。

“洪家从最开始就一直表现得不太对劲,背弃联盟,支持曹家,并且一直可以低调,作为三大主家之一,怎么可能一点都不关心家族前途呢。”楚续仔细分析着:“只是为什么这么做?如果说洪家也许使唤的了宁家,但是为什么让刘家破坏与我们的合作,最关键的是为什么要把宋家被灭推到曹家的手里,这是在隐瞒着什么?转移着什么?”

“除非……”

“除非他们不让你知道。”

一听目标很有可能是楚续,青松子骤然紧张起来了,气势一下放开了,连忙追问道:“你说什么?为什么会是掌教?”

王天楠猝不及防,被这股威压直接压迫着,只感觉呼吸不过来,全身的气力也运转不动。

“前辈!”楚续急道。

“掌教,对不起,我激动了。”青松子连忙收回气势,向着王天楠道歉:“抱歉,楠总管,我因为担心,所以一时情绪没控制住。”

“前辈严重了,没事的我可以理解。”

楚续也关切的问道:“天楠,没事吧。”

“公子,放心吧,我没事。”掌教,王天楠看了一眼青松子,从自己效忠楚续开始,青松子对楚续的称呼一直是掌教,而在那之前,却是续儿。

王天楠看了一眼楚续,不由得感叹道,自己果然没看错人,没想到自己的主君手底能人辈出,如果自己没猜错的话,面前的这位乃是突破了障修成道术的真人。

虽然主君还未告诉具体的,但是从这里也可以看出,跟着他大有前途。

“前辈莫急,你仔细想想,从将宋家血海深仇,引导到曹家这,再到安排宁家刘家,这些目的每一步都是给我们看,让我们跟着他走。”

“那他到底想干什么呢?”青松子走上前问道。

青松子之前如此激动的原因就是在思索是不是被其那几个大教发现了,才会被设局针对,但是听王天楠这么说,似乎并不是这样。

“这恐怕要问问公子了。”王天楠看向楚续,楚续也跟着看了眼自己。

“我?”

“对,公子,你可和洪家,亦或是什么神秘人物有所交集。”

“交际?”楚续仔细思索着。

………………

而另一边,城外丹江码头处。

“老爷,来了吗?”马车上一不过三十少妇问道。

少妇她秀雅绝俗,体态婀娜,身着一件略嫌简单的素白色的长锦衣,披着一件浅紫色的敞口纱衣,向着她口中的老爷走去。

“你怎么下来了?你身子骨弱,且先去歇歇。”儒雅男子痛惜地看了看美妇人,明明非常急躁,可是在自己已经怀了身孕的妻子面前还是平缓下来。“应该快到了,没事的。”

美妇人一脸担忧的看着男子,轻轻地靠在他的怀里,抚摸着他的髭,摸着他那憔悴的面容眼中含着泪光说道“父亲大人一死,所有的担子都给你背了,何家出路,如何逃亡,在哪落户,一样一样都被你安排的井井有条,可是老爷,你要照顾好自己的身体,为了我们未出世的孩儿,为了我们何家。”

男子苦笑着摸了摸美妇人的脸,自己的夫人一直这么贤惠,懂事,从未给自己添过乱,家务琐碎事安排的井井有条,尤其是在越危难的时候越能给自己鼓舞,得妻如此,夫复何求。

男子还没感慨完,就听见“哈哈哈”的几声大笑传出。

“何家主,要走怎么不和洪城的这帮故旧们打声招呼呢?”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