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原小说网

您的位置: 首页 >> 体育

三国吕布逆转人生 第四百一十五章 美男计

来源: 分类:体育 查看:9次 时间:2019年05月31日

三国吕布逆转人生 第四百一十五章 美男计

马超见法正如此作态,不由一怔,不知所以然,随即便听法正説道:“数日前,某教将军拼死去救那祝融夫人,正是为保万一,将军有所不知,祝融部落乃南蛮数一数二的大族!”

“其族麾下藤甲兵更是南蛮少有的精锐兵马,其铠甲刀枪不入,兵士各个勇猛过人,可谓是打遍南蛮无敌手!”

“而説起这祝融夫人,昔年更是南蛮第一勇士,但因其是女子之身,后又嫁与孟获,这第一勇士的名头方才落到了孟获身上!”

“祝融夫人在南蛮威望极高,就连孟获亦要对其妻忍让几分,依某之见,祝融夫人生性豪爽,乃是女中豪杰,巾帼英雄,将军救了彼命,彼必定记恩在心,将军可暗暗交好于她,到时彼自然会助我等一臂之力!”

马超听罢,似乎听出法正言外之意,脸色微微一变,随后脑海内不觉涌现祝融夫人那曼妙如同妖蛇一般的娇躯,眼目内不觉射出几分贪欲之色。

如此尤物,试问世间哪个男人不会为之动心,马超心有想法,却未有表露出来,故装深沉向法正拱手而道:“孝直之意,某已知之,为了大王伟业,超自然在所不辞!”

“哈哈哈将军大义,正实钦佩不已!”

法正张嘴笑起,甚是∑长∑风∑文∑学,ww↓≦⊙t打趣地瞟了马超一眼,拱手而拜,马超碍着面子,故意冷哼一声,转身离去。

随后数日,蛮军一边歇息收复残兵。一边在山林四处打探孟获的行踪。而在这期间。马超与祝融夫人时常貌离神合,马超时不时更会对祝融夫人大献殷勤。

祝融夫人乃是蛮夷之人,不似汉人女子那般守三从四德,而又因马超对其有救命之恩,祝融夫人亦不好拒绝马超的好意。

于是,两人是越走越近,情愫暗生,但因祝融夫人毕竟是孟获之妻。两人并无逾越,相敬如宾。

后来某日深夜,一队蛮兵找到了孟获一行人,原来孟获等人当日各弃坐骑,翻山越岭逃脱之后,因川地地势险峻,众人迷失在山林之中,险些活活饿死。

幸好就在孟获众人将要山穷水尽之时,被祝融夫人所派的族兵寻到,孟获等人又是逃过一劫。狼吞虎咽,饱食一顿后。便各自歇息。

到了次日,孟获聚众人商议,孟优眉头深锁,凝声而道:“我军屡败,晋军屡胜,依我所见,梓潼难破,兄长不若就此收兵,就在南蛮称王,亦是富贵足矣!”

孟获听了,顿时碧绿细目眯起,满脸火爆之色,扯声厉喝道:“我族十余万儿郎死于晋军手下,此血海深仇不共戴天,若不报之,如何泄本王心头只恨!本王欲再回蛮境,重整大军,再来与晋军决一死战,若不能报得此仇,本王势不罢休!!”

朵思大王一听,见孟获满脸狰狞,眼有尽现疯狂之色,顿时吓得脸色连变,急与孟获谏道。

“大王不可,如今我南蛮损兵折将,前番又有许多酋长被晋军所擒,如今尚且生世不明,倘若此事传回南蛮,必定大乱,况且晋军乃是虎狼之师,且奸诈无比,就单凭南蛮之力,实难与之相抗,还望大王三思!”

孟获闻言,眯起的碧绿细目陡然睁得斗大,好似凸出一般,满目狰狞,竭斯底里地吼道:“倘若就此罢手,天下人岂不都笑我南蛮之人无能?此事就此定下,莫要多説!”

孟优与朵思大王见孟获不肯听劝,皆是脸色一变,就在此时,法正拱手作揖,凝声而道:“大王所言是理,晋国贼军妄图一统天下,倘若让其取得川地,待歇息数年,其必定出兵征伐南蛮!”

“吕布此人素来不喜异族之人,昔年北羌族民,几乎被其灭族,如今北羌之民,皆沦为奴隶,毫无尊严,犹如丧家之犬,更何况如今晋国更将大王视为心腹大患,岂能容也?依正之见,大王绝不可坐以待毙,否则南蛮一族迟早必遭灭dǐng之祸!”

法正话音一落,马超便是心领神会地接话而道:“法尚书所言极是,昔年某尚在西凉时,曾与西羌一同抵挡晋国贼军,奈何成公英那奸诈小人,贪生怕死,临阵倒戈,以致我西凉落于贼子手中,之后,西羌一族皆被吕布贼子使为奴隶,为其耕田种地,修葺城池,遭人轻辱,可谓是生不如死!”

马超此言一出,在场一众南蛮之人不觉都打了一个哆嗦,脸色皆是吓得铁青,孟优细想一阵,无奈长叹一声言道。

“可晋国贼军如此厉害,就凭我等实难与之相抗,纵使此番大王再从蛮境重整旗鼓,卷土重来,亦不见得能击败晋国恶贼!”

“既是如此,南蛮何不与大蜀联手相抗,蜀王乃当世豪杰,仁义充塞四海,天下无人不敬,倘若不是昔年与晋军连番恶战,大蜀损兵折将甚多,岂能让晋国贼军在川地这般猖獗,倘若大王愿出兵相助,旬日之内,晋国贼军便可破之!”

法正看时机成熟,忽然话锋一转,出言而道,孟获听了,脸色先是一喜,随后面色又是沉了起来,冷声问道:?“所谓一山不容二虎,若是本王与蜀王联手,同为一席,却是诸多不便!”

孟获之所以如此而説,心中却是暗暗察觉到了蜀国有将他驱为所用之意,法正听言,灿然一笑,摇头不语。

就在此时,祝融夫人忽然张口劝道:“依奴家之见,法尚书所言亦非无理,时下晋国贼军势大,就凭我南蛮,难以与之相抗,倘若置之不理,让其取得西川,唇亡齿寒,我南蛮不久必将遭灭dǐng之灾!”

“可若是我南蛮与蜀王联手,合两家之力,必可将其破之,驱赶出蜀地,对于两家来説,却是百利而无一害,大王身为一国之主,岂能无智?何不从之?”

孟获听言,眉头一皱,遂将目光投了过去,只见祝融夫人瞪着那双娇媚似火的大眼狠狠地盯着孟获,孟获心中一紧,却是想到当初对其见死不救之事。

当下孟获气势便是弱了几分,沉吟不定,祝融夫人见状,迈开曼妙的身姿,走到孟获耳边,低声附耳数句。

孟获脸色一沉,便向法正问道:“兹事体大,本王一时难断,就不知倘若两家果真联手,到时又是何人做主?”

法正似乎早料孟获有此一问,很快便是答道:“所谓天大地大,正理最大,到时自然看谁家有理,便依从谁家之言!”

孟获听言,心想刘备并非欲要独揽大权,紧绷的脸色便才松了几分,然后又再问道:“若是两家联手将晋国贼军驱赶出蜀地,梓潼、巴西二郡可尚还属我南蛮耶?”

“此二郡蜀王既然割让,岂有收回之理,自然归于蛮王手中!”

法正笑言而答,孟获眉头一皱,甚有疑虑问道:“恕本王冒犯,法尚书不过人臣,焉可替蜀王做主耶?”

“大王不必多虑,蜀王早有两家联手之意,却是唯恐大王多心,教我见机行事,我先前见未是时机,故而一直未提!”

法正拱手作揖,谦谦有礼,孟获尚在沉吟不定,就在此时,祝融夫人大瞪娇目,手指孟获厉声喝道:“死鬼,当断不断,反受其乱,蜀王这般仁义,不记恨你先前之事,与你联手,待事成之后,还愿交还梓潼、巴西二郡,如此好事,你还犹豫什么,还不快快应下?”

祝融夫人,不怒则已,一旦怒起,却是更像个王者,别看孟获生得虎背熊腰,凶神恶煞,却是个惧妻之人,何况祝融夫人在南蛮不但威望极高,更有着不可忽视的实权。

南蛮大多数部落与祝融部落历来交好,且不少部落还唯其马是瞻,孟获要保住王位,便不可得罪祝融夫人。

而孟优、朵思大王见祝融夫人在外人面前如此喝斥孟获,皆是脸色有变,却又不敢来劝。

孟获听罢,连忙向祝融夫人投去一个眼色,好似示意她给其留diǎn面子,祝融夫人似乎还记恨着孟获前番见死不救之事,冷哼一声,撇开头不作理睬。

孟获见了,一时间骑虎难下,沉思一阵后,亦觉此事确有可行之处,便是应下。

法正听言大喜,当下与孟获商议定后,法正先与马超赶回成都回禀刘备,至于孟获则带着其余人马火速赶回南蛮境界。

却説诸葛亮依水路,走夷道赶到成都境界,刘备早已得知,大喜过望,当下率领一众蜀国文武出城十里接见。

刘备一行人约莫等了一个时辰,遥遥看见一部兵马缓缓而前,诸葛亮手执鹅毛扇,一身洁白鹤氅,头戴纶巾,如若神仙,引着一干将领策马徐徐而来。

刘备拍马急去,慌忙下马来迎,诸葛亮身后诸将,见刘备如此大礼,皆是脸色一变,诸葛亮灿然一笑,作揖拱手拜道:“臣诸葛孔明,见过大王!”

“哈哈哈丞相无需多礼,如今终盼得你来,蜀地无忧矣!”

刘备朗声大笑,毫不掩饰脸上喜色,叙礼毕,众人一起回归,诸葛亮与刘备并辔而行。

ps:非常感谢缘起缘灭伤春悲秋大大的月票!!!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