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原小说网

您的位置: 首页 >> 历史

七界纵横 第八十一章 夜舞

来源: 分类:历史 查看:12次 时间:2019年05月31日

七界纵横 第八十一章 夜舞

夜色笼罩下的zǐ观国天丰地界,名震辰天的敖氏府邸内,神枪“夜舞”如同数月之前那个令敖家上下彻夜难眠的晚上一般发出嘹亮的长鸣。这一回连及时赶到的老祖敖并城都束手无策了,“夜舞”犹如发疯似得上下震动不停,不断爆发出火红的强光。敖并城欲加以安抚,方一触及其光芒便如受到烈火灼烧般收手退回。

饶是睥睨天下多年的敖并城亦不禁动容,“它到底是受到了什么刺激,竟然会如此狂暴?莫非……”并城老祖心中惊疑不定。“锵!”神枪极力挣扎之下终于冲破钳制其自由的枪托,枪身瞬间火光大作,热浪汹涌朝着聚集在枪房内的敖氏族人弟子们扑面而来,“啊!”多个实力不济者难以承受其威压扑倒在地。

敖氏全族眼睁睁看着本族之宝化作一道火红的流光直冲屋顶,“啪,啪”,屋顶上站岗的值夜弟子猝不及防,被破顶而出的“夜舞”震落下来。神枪毫不留恋地扬长而去,皎洁的月光从被其硬撞出的屋顶空洞中洒落,照在下面每个面如土色敖氏族人脸上。

“朱儿离家,神枪夜遁,好好好,你们都走,都走,呵呵呵。”敖并城气极反笑。

泊桐国境内,东至再次陷入苦战。赵平得到赶回的两位夫级中阶同门相助压力大减,三人走马灯似得围住东至激斗。连番恶战,东至体力接近透支边缘,而敖氏门下陆、段二人作为生力军加入,气势正盛。此起彼伏,东至逐渐落在下风。

“着!”赵平一招“挑灯望月”击中东至左手腕,东至手一抖,左手所持凌云刀掉落。敖全德挑选出参与此次行动之人都是聪明机警之辈,陆、段二人哪会放过这大好良机。枪、剑齐下,猛攻东至失去武器的左方。东至勉强挥右刀竭力抵挡,终究与双刀合击不可同日而语,电光石火间被三人抢得先手咄咄逼人连出杀招,东至不住倒退,最终退至身后山石边已经无路可走。

“快杀了他!杀了他家主重重有赏!”战圈外紧张观战的敖茗倩状若疯癫嚎叫道。“家主吗,果然不出父亲生前揣测所料,真是他亲兄弟不容他活在世上。”听闻敖茗倩情急之下无所顾忌地口吐真言,东至心中黯然。“今日我已拼尽全力,大丈夫战死而已,只可惜不知我死之后朱儿会如何?和你契约以来这些日子是我一生中最难忘的经历,希望我死以后你能重返天界好好活下去,我东至此生能有你这样一个妹妹相伴走过最后的时光死而无憾。”东至只感觉心口传来一阵痛苦酸楚之意,显然是重伤的朱儿感受到他的死志,难耐悲痛所发。

“铛!”东至右手脱力再也拿捏不住掌中刀,与赵平、陆、段三人交击几轮之后脱手掉落,全身蓝色护体灵光在夜风中消散。

“杀!”赵平瞪圆双眼大喝道,三人枪、剑齐下,东至即刻间便要命丧当场。

“呜!”一道火红的光柱突然凌空降下,将东至包裹在内,熊熊火焰向四周激射而出,把赵平等三人逼出数丈开外。

眼看又一次功败垂成,敖茗倩精神接近崩溃边缘两眼失神喃喃低语:“这次又是怎么了?杀一个人怎么这么难,这么难啊……”。

火光中本以为难逃一死的东至沐浴在温暖如春风般的光芒里,身前一杆散发出炽热烈焰的长枪正在欢快地轻声低鸣,有如见到久违的亲人在述说思念之情。东至心有灵犀伸出双手握向长枪,枪身的火焰从他指缝间滑过,东至丝毫没有受到伤害。他握紧长枪,周身的火光从四面八方向他身前聚集,一股暖流沿着东至双手脉络瞬间游走他全身,东至修炼至九成的“化羽诀”受其牵引自行运转开来。

“死夜舞,到这个时候才出来,干脆等我们都挂掉再来好了。”朱儿嗔怒的声音响起,似乎随着暖流的游动,她伤势好了不少。“嗡……”长枪轻声低鸣,仿佛在述说自己的委屈。“哼,本小姐懒得跟你计较。”朱儿不屑道。

深zǐ色的护体灵光持续不断从东至全身往外涌出,他战斗力飞速高涨起来,900、1500、2500、3000、3500、4000、4500、5000,“轰”,深zǐ色随着东至战斗力突破极限狂飙至公级低阶6000以上迅速转变为耀眼的银色。当今敖氏一族血脉之力最强者,神凰朱儿的契约者东至在得到本该属于他的武器――神枪“夜舞”之后,“化羽诀”成功冲至圆满境界,从枪候高阶一举突破到枪公低阶。

“神凰夜舞,举世无双;我枪到处,神鬼皆慌。”这句话历来是zǐ观天丰敖家子弟引以为傲之言,可今晚当神凰的契约者手握神枪“夜舞”时,惊慌的不是鬼神,惊慌的恰恰是四位来自zǐ观敖家之人。

亲眼目睹东至手持夜舞在自己面前突破到公级所带来的震撼与惊恐直接导致段姓弟子当场崩溃,“我不相信!我不相信!这不是真的,不是真的!”他疯狂嘶喊着伸手挖出了自己的双眼,“我在做梦,做梦啊!醒来,段国栋你醒来啊!”陆姓弟子见他突然暴走自残,情急之下出手欲先制住他,不料段国栋有若疯虎持剑朝身边各处乱砍,慌乱间陆姓弟子要害被他一剑刺中,惨呼一声不支倒地。赵平见机得早,匆忙挥剑抵挡住段国栋斩来的乱剑跳到一旁。段国栋尤不自知依然在不停挥剑,他脚步移动间绊到方才倒下的陆姓弟子顿失平衡往身下便倒。

“噗嗤。”段国栋手中的利剑不偏不倚插进陆姓弟子的头部贯脑直入,陆姓弟子闷哼一声,死于自己师兄剑下。段国栋从师弟身上滚落下来在地上翻滚几次后才逐渐清醒过来,他顾不上双眼的剧痛手脚并用爬向师弟身边伸手摸去,满手的血液与师弟停止的呼吸告诉了他残忍的事实。“师弟!”段国栋颤抖着回身在地上摸索到刚刚脱手的佩剑,持剑在空中舞出个剑花毫不犹豫地割开自己的咽喉,热血涌出一头倒在被自己慌乱间误杀的师弟身边与他一同上路。

两名同门在自己身前先后陨落,赵平哪还有与东至交手之心。他急忙奔至敖茗倩身前想拉她一起逃离。敖茗倩同样斗志全无,挣扎着站起手搭赵平肩膀想要与他遁走。

“杀不了我就想走?天下哪有这么好的事情?”东至不禁摇头嗤笑。他身影晃动,银光闪过快步拦在赵、敖两人身前。

“你想干什么?今日我们放你一条生路还不快滚!”见东至胆敢拦住他们去路,敖茗倩柳眉倒竖厉声喝道。“我为什么不能拦住你们去路?你们都要杀我了,我不能杀你们吗?”东至觉得很好笑,望向两人。“哼,我就是zǐ观天丰家主敖全德的二女儿敖茗倩,这位是我家老祖的关门弟子赵平!辰天大陆上谁敢动我敖家的人,就算你是泊桐影拳门下又如何,还不给我们让路!要是惹怒了我家老祖敖并城,哼,要你影拳门上下吃不了兜着走!”敖茗倩骄横地说道。

“是吗?”东至不想再与这个自持家世的骄横女子多废话,手中长枪一抖,万点寒光刺向赵、敖二人。“你真的敢动手伤我们!”见恐吓东至不成,敖茗倩有如中箭的兔子尖叫起来。“茗倩你快走!”赵平倒的确对敖茗倩颇有情意,一把推开她鼓起余勇迎向东至。“我不走。”敖茗倩不舍爱郎,勉力挺枪与其联手迎战。

东至进步“神凰俯首”,夜舞神枪喷吐出烈焰化作夺命的流光无情洒落。赵、敖二人竭力抵挡下数次攻击后终究与跃升至枪公低阶的东至实力相差过大,惨叫声中先后中枪倒地。东至面无表情挥枪继续刺下,“扑”夜舞穿透赵平心口,他抽搐两下转头看了眼敖茗倩垂首身陨。东至从赵平身上拔出夜舞,目光看向敖茗倩。

“平哥、平哥!”敖茗倩喊了两声赵平的名字,见东至淡漠的眼神望向自己,再也不去念及情郎之死带来的伤痛,求生的an第一时间充斥她的大脑。

“你、你不能杀我,我是敖家二小姐,我是女人,我是美女,我们是亲戚,我……”不等她胡言乱语的话音落下,东至的枪尖轻而易举戳穿她的咽喉,敖茗倩喉中发出难以分辨的声响,仰面朝天倒在赵平身旁,二人没有同年同月同日生,今日却是同年同月同日死。

如果她今天没有重伤朱儿,东至或许会放她一条生路,可眼见朱儿受她重创,无疑触及到东至的逆鳞,又哪里还有什么怜香惜玉之心,痛快地送赵、敖二人共赴黄泉便是。

东至身后漆黑的夜空中,一道空间通道悄悄关闭。作为墨姑娘选定之人,她时刻关注着东至的安危,要不是“夜舞”通灵赶到方才墨姑娘已经出手相助。不过不到万不得已,她并不愿干涉,生死之间的体悟对东至的提高亦能有所帮助,如果知道有人随时会保护自己对东至并没有益处。

随着敖茗倩的死亡,zǐ观天丰敖氏灵堂内祖先牌位如同被大风吹过,噼噼啪啪接二连三地从灵位上跌落,灵堂前两只神凰石雕口中有黑血渗出。“祖灵震怒,神凰泣血,手足相残……”闻讯赶来的敖并城缓缓念道。

“谁!我族嫡系子孙各自身在何处?速速报上。”敖并城喝令门下道。一阵忙乱,消息陆陆续续报上来,“长房、二房各子都无恙,诸女皆平安,嗯?茗倩呢,怎么没有茗倩的消息,她在哪里?你说!”敖并城目睹祖先灵牌散落一地,心中怒火熊熊燃烧,方才夜舞脱逃,现在便出现手足相残之像,无疑是本族嫡系与朱儿契约者发生了冲突,夜舞才发狂般飞去,如今不知是哪方丧命,哪一方死亡都如同在敖并城心口插上狠狠一刀。敖家立族近万年,从来没有出现过这种事。之前他千叮咛万嘱咐无论谁先找到与朱儿契约之人都不得伤害他,要带他回归家族,眼前却发生如此惨事,怎能不令敖并城心烦意乱,怒火中烧。

“全德,你说,茗倩去哪了?”敖并城手指家主敖全德喝道,情急之下他也无心顾及其家主的脸面了。敖全德心中有数,多半赵平与敖茗倩已经得手除掉了东至,木已成舟,他有恃无恐道:“回禀老祖,前几天全和发现泊桐影拳门下有名年轻拳候面容与我亡弟全广当年十分相似,我便派茗倩带几位同门前去查看,哦,赵平也一同跟去了。”“什么?赵平也去了?”敖并城能修炼到王级至尊又岂会是愚鲁之辈,只是他常年一心冲击武道巅峰无暇顾及俗务罢了。

“此事你为何不马上向我禀报?要查证身份茗倩带人前去即可,赵平去干什么,想动手除掉他吗?敖全德你到底有何居心!”敖并城雷霆震怒。

敖全德双膝跪地,理直气壮道:“二弟之言未经查证,我身为敖氏家主有权先去落实后再向老祖你汇报,不需要一点风吹草动的小事我都要来惊扰老祖你清修吧。赵平是他自己要求陪同茗倩前去的,我想多个人也无妨大碍,至于有何居心,孙儿实在是冤枉啊。老祖你要有不满便免去我家主之位,另择贤能便是,孙儿我绝无怨言。”

“你……”没想到敖全德一反往日恭顺的态度,把推卸的一干二净,甚至口吐无赖之言,敖并城一时间被他气得说不出话来。

敖全德跪在地上心中暗自得意,当年全广并非直接死在他手上,祖灵没有出现恶相,而今即使老祖过两日明明白白知道契约者死在茗倩与赵平之手,大错已成,再来追究也于事无补,何况此事涉及家族颜面,以老祖的性格只会设法掩盖不可能对自己与赵平、茗倩加以过重的惩戒。

心腹大患既除,敖全德满心欢喜,他根本没想过以赵平、敖茗倩加上两位公级高手及自己几位弟子联手会拿不下东至,就算“夜舞”赶去亦无力回天,神器即使有灵又如何?一切尽在我掌控中,敖全德仿佛又回到当日成为新一任敖氏家主风光无限的时刻。

猜你喜欢